天津体彩排列三走势图|排列三走势图最近200

藏彝走廊:多元文化共生共榮之地

中國民族報 孟凡東 王占斌 2017.05.23
    民族走廊是我國各民族交往交流交融的重要區域。在千百年的歷史進程中,身處藏彝走廊的各民族在共同生存、共同發展的過程中,孕育出了多元性的區域文化,使得藏彝走廊成為一塊特殊的歷史文化區域。研究藏彝走廊的多元區域文化,對促進當代中國文化的繁榮發展、增進各民族之間的大團結、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都具有重大的意義。

    一、“藏彝走廊”的概念及其地理、人文特點

    1.“藏彝走廊”概念的提出

    “藏彝走廊”是我國著名社會學家、人類學家費孝通先生在上世紀70年代末提出的一個區域性概念,是費孝通先生總結前人的成果,在全面梳理和總結過去我國民族研究工作經驗的基礎上提出的“中華文明棋盤式分布格局理論”的重要組成部分。1978年9月的全國政協民族組會議上,費老發表了題為《關于我國民族的識別問題》的專題發言,指出在北自甘肅,南到西藏西南的察隅、洛瑜一帶的“漢藏、藏彝接觸的邊界”,形成了以四川康定為中心向東和向南延伸的一條走廊。費老雖未直接將此條走廊冠以“藏彝走廊”之名,卻在學術界激起了研究民族走廊的第一朵浪花。1980年,西南地區的學者開始籌建中國西南民族研究學會。1981年11月,中國西南民族研究學會在昆明召開成立大會,開始了針對這一走廊的學術活動和科學考察活動。

    1981年12月,在中央民族學院民族研究所召開的一次座談會上,費老在題為《民族社會學的嘗試》的發言中,提出了中華民族世代聚居地的“六大板塊和三大走廊”格局學說,指出民族板塊具有相對的穩定性,而在不同板塊之間起聯結作用的民族走廊則具有相對的流動性,同時開始使用“藏彝走廊”這一稱謂,由此再次論及研究藏彝走廊的重要性。1982年5月,中國西南民族研究學會六江流域民族綜合科學考察隊在昆明正式建立并開始工作,對藏彝走廊進行了考察。緊接著,在武漢華中工學院社會學研究班和中南民族學院部分少數民族學員座談會上,費老具體而深入地闡述了藏彝走廊的概念及對其進行相關研究的重要意義。在這次座談會上,費老完整地提出了“三大走廊和一個東北地區”的區域性概念。上世紀80年代末,費老開始逐步提出了“中華民族多元一體格局”。2003年11月,費老在給由中國西南民族研究學會與四川大學中國藏學研究所聯合舉辦的“藏彝走廊歷史文化學術討論會”的賀信中,進一步闡述了“三大走廊和六大板塊”的民族格局與“中華民族多元一體格局”之間的關系及其重要意義。

    2.藏彝走廊的地理特點

    藏彝走廊包括四川、云南、西藏三省、自治區毗連的地區,也就是橫斷山脈地區,是由一系列南北走向的山系、河流所共同構成的高山峽谷區域,是我國地勢第一、二級階梯的分界線。此地山川南北縱貫,東西并列,包括高黎貢山、怒山、芒康山、沙魯里山、大雪山、邛崍山等山系,山嶺褶皺緊密,斷層成束。來自印度洋的暖濕氣流為岡底斯山脈和喜馬拉雅山脈所阻,使得南北走向的橫斷山脈成為其進入我國的通道。受地球板塊構造運動影響的橫斷山脈,山高谷深,溝壑縱橫,高低海拔落差多在千余米,成為了一道天然的地理屏障。

    我國著名民族史學家李紹明劃定的藏彝走廊的地理范圍,是一條藏緬語族諸民族遷移的地帶,即“北連甘青黃土高原,南接云貴高原的天然走廊型通道地帶”。他認為,藏彝走廊應包括藏東高山峽谷區、川西北高原區、滇西北橫斷山高山峽谷區和部分滇西高原區。在這一民族走廊中,主要是藏緬語族中藏、彝、羌等民族的分布區。其中,河谷適合農耕,高山適合放牧。

    3.藏彝走廊的歷史人文特點

    自遠古時代起,屬于藏緬語族的氐羌部落先民就因各種原因,開始由黃河上游沿著六江流域,通過藏彝走廊向南遷徙,繼而在長期的歷史發展中形成了藏、彝、羌、哈尼、納西、景頗、怒、獨龍、傈僳、白、阿昌、拉祜、門巴、珞巴、基諾、普米等民族及其分支。歷史上藏彝走廊也是漢、回、蒙古等民族南來北往的通道。在地形復雜多樣的橫斷山脈地區,不同民族之間并沒有很明確的分界線,各民族之間往往混居在一起,形成了豐富多彩的區域文化。從這個意義上說,藏彝走廊既是一條溝通我國南北的區域交通走廊,也是一條不同民族文化間相互交往交流交融的文化走廊。作為我國境內的絲綢之路的連接線,藏彝走廊還反映著我國境內民族和國外民族交往交流的歷史。

   由于藏彝走廊內部復雜的地理環境和民族分布狀況,有學者以大的民族分布區域為依據,將藏彝走廊在南北方向上劃分為“北藏”、“南彝”兩大區域,同時也以此作為文化分區的基本坐標。實際上,這與橫斷山脈在地形上南低北高的特點密不可分。“北藏”,主要指藏彝走廊北部海拔較高、而藏族人口較多且分布集中的地域,這里大多數人是吐蕃人的后裔,主要說當地的安多方言和康方言,同時也包括數量眾多的藏族支系。“南彝”,主要指散布于藏彝走廊南部的彝語支民族,不僅包括大、小涼山的彝族,還包括哈尼、傈僳、納西、基諾等說彝語支語言的民族。“北藏”“南彝”分布格局的形成,是不同民族對周邊環境長期適應與選擇的結果。除藏族、彝族外,藏彝走廊中還有羌族、漢族、蒙古族、回族等不同民族交錯混居,體現出與中國民族“大雜居,小聚居”相似的分布特點和區域歷史人文特征。各民族通過藏彝走廊這一民族遷徙通道匯聚于此,在長期的歷史接觸互動中,形成了中國特色的區域歷史文化。

    二、藏彝走廊多元文化長期共存的有利因素

    1.長期以來各民族之間的和諧相處

    藏彝走廊雖然地理環境相對封閉,但長期以來,不同民族通過各種途徑進入其中,在同一個社會環境中共同生存。一些民族間即使有過矛盾沖突,有過歧視與壓迫,但仍以和諧共存為主流。這也是中華民族歷史發展的本質特征的具體再現。

    在相對封閉的生活環境下,任何一個民族都不可能完全擁有滿足自己需要的產品。藏彝走廊是一條重要的商路,特別是在古代交通不便的情況下,貫穿于藏彝走廊的茶馬古道和西南古絲綢之路,成為了聯系區域內各族人民的經濟紐帶和文化紐帶,各族群眾在生產生活中互通有無,逐漸加深了相互的理解與認識,在共同的經濟利益基礎上,共同努力,彼此攜手,推動了區域經濟的發展。

    2.民族信仰中共同的價值取向

    藏彝走廊中的不同民族及其分支都有其自身的信仰,這種信仰可能是原始的圖騰崇拜,也可能是宗教信仰,如藏族信仰藏傳佛教,傣族信仰小乘佛教,羌族和大部分彝語支民族信仰不同的原始宗教,小部分回族信仰伊斯蘭教等。不同信仰之間存在的差別很大,文化差異也非常明顯。但在中國大一統文化與“和為貴”文化的影響下,區域內各民族對不同文化采取兼容、調和的態度。在多種信仰中,普遍存在著對祖先、對圖騰、對自然的崇拜,如各族人民普遍敬畏自然、崇尚自然,始終珍惜周邊自然生態環境,有回歸自然的文化意識。這些共同的價值取向,為藏彝走廊區域文化的發展與繁榮作出了重要貢獻。

    三、藏彝走廊多元文化共生共榮的積極意義

    藏彝走廊是費孝通先生所倡導的我國三大民族走廊之一,是聯結六大民族板塊的重要橋梁,是中華民族“多元一體”與“一體多元”格局的有力彰顯。藏彝走廊多元文化的共生共榮,對于促進當代中國文化的繁榮發展、增進各民族之間的大團結具有重大意義。

    1.有助于促進社會主義文化強國的新發展

    文化是民族的血脈,是人民的精神家園,是國家的軟實力象征。當今世界的發展日益呈現多元化的趨勢,文化的繁榮發展,對于增強國家在國際競爭中的軟實力顯得尤為重要。黨的十七屆六中全會認真總結了我國文化改革發展的豐富實踐和寶貴經驗,要求全黨、全國人民團結一致,積極“推動社會主義文化大發展大繁榮”。藏彝走廊作為多民族混居和多元文化較為豐富的地區,弘揚以愛國主義為核心的民族精神和豐富多彩的多元民族文化,弘揚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有助于培育和踐行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推動社會主義精神文明建設發展,促進社會主義文化強國的發展。

    2.有助于維護民族團結,推進民族地區全面建成小康社會步伐

    藏彝走廊地區是我國經濟社會發展較為落后的地區,在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進程中,當地應立足多元文化共生共榮的優勢,堅持民族團結是生命線,堅持多元文化的共同發展,堅持生態文明建設步伐,走出民族團結的新路,走出文化產業、旅游產業和特色產業的創新綠色發展新路,為地區經濟社會發展注入新的活力。正如習近平總書記指出的,“要尊重差異、包容多樣,通過擴大交往交流交融,創造各族群眾共居、共學、共事、共樂的社會條件,讓各民族在中華民族大家庭中手足相親、守望相助”。藏彝走廊的各族群眾在黨的正確領導下,要堅定維護民族團結大好局面,在新的歷史起點上攜手努力,共同團結奮斗,實現民族地區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新飛躍。

    3.有助于激勵各族群眾為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而共同團結奮斗

    習近平總書記強調要“讓各族人民增強對偉大祖國的認同、對中華民族的認同、對中華文化的認同、對中國共產黨的認同,對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的認同”。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需要一代又一代中華兒女不懈奮斗,作為中華民族大家庭的重要成員,各少數民族群眾也是實現“中國夢”的重要力量,是弘揚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的核心力量。藏彝走廊多元文化共生共榮的歷史與現實,有助于激勵各族群眾從歷史與現實出發,在新的歷史時期,共同為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而努力奮斗。

【發表評論】【打印】【收藏本頁】 【關閉】

相關信息

ff

    天津体彩排列三走势图 福彩22选5中三个号多少钱 app哪个软件可以买马 七星彩走势图彩经网 山东时时怎么中奖号码 中彩堂xⅹyxcc原创资料中 福建时时官网下载 福利彩票36选7今日开奖 重庆山东时时吗 高频彩联盟pk10 七星彩500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