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体彩排列三走势图|排列三走势图最近200

中國現存少數民族家譜6796種

《文匯報》 付鑫鑫 2017.01.18

內蒙古社科院研究館員伯蘇金高娃 (右) 與上海圖書館研究員王鶴鳴正在討論蒙漢對照的“十六代家譜”。 記者 付鑫鑫攝

?

納齊布錄后裔趙東升 (左) 與上海圖書館研究員王鶴鳴在討論 《烏拉納喇氏家譜全書》。

?

石氏家族后人展示滿族的“子孫繩”。

?

從蒙漢對照的“十六代家譜”中,可以清晰識別出當時族人的世系、官銜和名字。

?

  家譜,又稱族譜、宗譜、家乘、家牒、世譜等等,是記載同宗共祖血親群體世系、人物、規章和事跡等情況的歷史書籍。
?
  家譜,與國史、方志并稱為史學三大支柱。作為我國寶貴文化遺產中亟待發掘的一部分,家譜中蘊藏著大量有關人口學、社會學、民族學、經濟史、人物傳記以及地方史的資料,它不僅有重要的史料價值,而且是人們尋根問祖的依憑。
?
  不同民族、不同地域的家譜各有特點,少數民族家譜無疑是其中不可或缺的組成部分。據統計,上海圖書館目前共收藏有三萬多種、三十余萬冊中國家譜,是國內外收藏中國家譜 (原件)數量最多的單位。日前,記者跟隨上海圖書館研究員王鶴鳴等專家,奔赴吉林、內蒙古、遼寧等地,實地調研滿族、蒙古族和朝鮮族家譜保存現狀。
?
  滿族家譜歷經“口傳譜系”“結繩譜系”再到文字家譜的演變歷程,受漢族家譜文化影響最深、數量最多。據最新統計,中國少數民族家譜現存世數為6796種,滿族2111種,居第一位。因此,“我的家譜”田野調查的故事從滿族開始……
?
  滿族 龍虎年晾譜修譜
?
  “這張滿文譜單是我們烏拉納喇氏的家譜。”在吉林長春二道區一棟三層小樓里,納齊布錄后裔、耄耋之年的趙東升精神矍鑠,侃侃而談。他說,納齊布錄活躍于明永樂初年,祖上原為大金名將完顏宗弼,后在納喇河濱自成部落,故改姓納喇氏,“以地名為姓氏是我們女真人的習俗”。
?
  在趙家臥室的大床上,長約2.5米、寬約2米的布制大譜單,像張大被單鋪陳開來。最上方繪有青山綠水和幾位先祖畫像,俗稱“譜頭”;往下則繪有幾座立了墓碑的亭子,亭子兩邊各有一個約A4紙大小的屏風,屏風上從右向左依次寫有歷代修譜主持人的官銜、名字;再往下則是由“弓字紋”連接的歷代 (譜)世系表,整體呈寶塔形格局。
?
  趙東升說,他家原有7部家譜,最早可追溯至清順治年間,一共修過六部滿文家譜和一部漢文譜單。“文革”時期“破四舊”毀了六部,如今剩下唯一的譜單是光緒末年所修,記有15世代,200多人。
?
  “從光緒末年到新中國成立,幾十年沒修過譜。直到1964年再修家譜,就不修滿文譜單,全改漢文了。”趙東升說。上世紀60年代,曾經的修譜人大多已經去世,只剩下他的族兄、一位85歲的老薩滿 (祭司) 主持大局。自1988年開始,擔任穆坤達 (滿語,意為族長) 的趙東升主修過3次家譜,分別在1988年、2000年、2012年。“前兩次都修譜單,最近一次是譜書。”
?
  為什么是12年一輪? 吉林師范大學滿族文化研究所所長許淑杰告訴記者,滿族修家譜有不成文的規定,立譜、晾譜、上譜優選龍年,次選虎年,最末為“紅鼠年”,寓有人丁興旺之意。
?
  在譜單上,記者發現,有的滿文姓名外圍套有小小的匾額花紋,形似北京故宮的“大清門”。記者問趙老:“這是何意?”
?
  “這是在家族中有地位、經歷過重大事件的人才有的特殊標識。”他細心地指認道,“你看,這里是布占泰。布占泰為納喇氏第九代,‘扈倫四部’之一烏拉部國主,在位18年。”1613年,烏拉國被努爾哈赤所滅,布占泰逃往葉赫部。布占泰第八子洪匡,被努爾哈赤招安,遂有“洪匡失國”一說。洪匡長子烏隆阿,在洪匡自刎之際年僅7歲,被恩人救出,改漢姓趙,隱姓埋名定居烏拉城外。
?
  “其實,我是布占泰第十世孫,屬洪匡一脈,自烏隆阿一代開始姓趙。如果從納齊布錄算起,我是第二十代。我們烏拉納喇氏譜系一脈相傳,六百年來從無間斷,是滿族群體中淵源最久且有譜系可憑的一個氏族。”趙東升耗費幾十年研究家譜,也是滿族說部 (類似說書) 的傳承人之一,追根溯源一點不含糊。
?
  許淑杰介紹說,滿族家譜有著自己的特色,比如,龍虎年修譜,須與薩滿祭祀相結合,且以全身黑毛的公豬作為祭品。另外,滿族的“換索”也是滿族實物家譜的重要組成部分。
?
  每年農歷十月或十一月,新糧入庫時,先要祭祖,族人將家譜供于西墻的祖宗龕上 (滿族以西為尊),擺上供果,燒香拜祭。再從祖宗龕上的“子孫口袋”取出“子孫繩”,自西向東,掛到“佛多媽媽”的柳枝上。如果過去一年家有添丁,則將象征著男孩的小弓箭和象征女孩的彩布條,系在“子孫繩”上,是為“換索”,取祈福納新之意。
?
  吉林師大滿族文化研究所收集到的千余種家譜中,既有滿族漢化的譜書,也有漢軍旗人的家譜。許淑杰說:“清朝道光、咸豐以前,純粹滿文家譜較多;咸豐以后,滿漢合璧及滿文漢字家譜逐漸增多;清末民國以來,大多是漢文家譜。滿族家譜漢化后,逐漸具備漢族家譜的特征。文字形態的演變基本反映了滿人入關后在漢文化影響下,滿漢民族文化日益融合發展的大趨勢。”
?
  蒙古族 黃金家族后裔方可修譜
?
  伯蘇金高娃,內蒙古社會科學院圖書館流通部主任、研究館員。只消一眼,就能發現高娃是蒙古族人———金黃的頭發、圓圓的臉龐、高高的顴骨。
?
  為了不混淆蒙語和漢語的區別,高娃給我們看的第一份蒙古族家譜,即是蒙漢對照版的家譜,這也是在圖書館館藏110多份家譜中唯一一份蒙漢對照的蒙古族家譜。
?
  在《中國蒙古文古籍總目》 上,記者找到了關于這個家譜的名錄———“哲里木盟奎蒙克塔斯哈喇諾顏始十六代家譜”。十六代家譜分列于兩份卷軸上,兩份卷軸展開、拼接以后寬約1米、長約6米,從上到下呈寶塔形,左邊為蒙古文、右邊為漢字,名字前面還有職爵名號。
?
  伯蘇金高娃說,蒙古人在有文字以前,就有“世系事跡、口相傳述”的習俗。十三世紀初蒙古文字創立,僅僅幾十年后形成的 《蒙古秘史》 一書中,開門見山地敘述了成吉思汗以前的世系:“當初,元朝的人祖是天生一只蒼色的狼,與一只慘白色的鹿相配了,產了一個人,名字喚作巴塔赤罕。巴塔赤罕生的子,名塔馬察……那時,也速該把阿禿兒 (人名) 的妻訶額侖正懷孕,于斡難河邊迭里溫孛答山下生子太祖,故就名鐵木真。”
?
  “在沒有文字的情況下,蒙古人能背誦下這連續23代、長達六七百年的家族譜系,由此可見,口傳家譜在古代蒙古人中的流行程度。”高娃由衷贊嘆古代蒙古家譜的魅力。
?
  隨著蒙古文字的發展,蒙古族文字家譜也豐富起來。“不過,在古代,普通蒙古人是不能寫家譜的,必須是成吉思汗黃金家族的成員才可以修家譜。”一開始,蒙古族家譜用蒙文寫就,后又有加入滿文、漢文等文字的版本,但通常以蒙古文寫就的內容最為詳實,翻譯過來的漢語相對簡單得多。
?
  記者問,為什么會在蒙古文家譜中加入滿文? 高娃解釋說,17世紀,滿清在蒙古實施盟旗制度。為便于管理,對各旗主的家系都要有完整的記錄。在清政府處理蒙事的理藩院中,須保存全蒙古封建貴族們詳盡的譜系,以便處理有關繼承或爭端的問題。“以前家譜是五年一修,乾隆十年改十年一修。”因此,蒙古黃金家族所修家譜通常備有兩份,一份家族自留,還有一份上交到清廷的理藩院,用于世襲爵位的認證,加入滿文則是為了方便辨識。
?
  “當然,在蒙古族家譜內部也有血統的區分,紅色線條延續下來的是嫡長子,可以世襲扎薩克、郡王、貝子、貝勒等職爵,而藍色線條則是一般的兒子,不能世襲職爵。”她說。
?
  當今存世的蒙古族文字家譜,主要有譜單和譜書兩種類型,譜單比譜書更多。凡新生的子孫名字用紅字寫在譜單上,去世后則用墨筆描成黑字。改名時,用黑筆將新名寫于紙條上貼在舊名之上,表示此人已改名。
?
  在圖書館,高娃還向記者展示了“鎮館之寶”———伊克昭盟鄂爾多斯左翼前旗 (現在的鄂爾多斯市準格爾旗)巴圖蒙克達延汗三子巴爾斯博羅特始十九代家譜,共72幅散葉的譜單,每幅高88厘米、寬46.4厘米,各幅之間用騎縫章相連,防止拼接錯誤。
?
  伯蘇金高娃告訴記者,現在,蒙古族人自己新修家譜的人越來越多。“譜書不僅有文字,還加入照片,知名教授、官員的個人簡歷里,連學術成績、政績也會編進家譜。遺憾的是,因為有文化斷層,所以一般只能修最近五六代,往上想連成吉思汗,很多都連不上了……”
?
  朝鮮族 儒家文化烙印與生俱來
?
  在延邊大學博物館,記者見到了館長崔紅日先生,朝鮮族人。去年,在韓國 (社) 海外韓民族研究所的幫助下,博物館開設了一個族譜館。崔紅日高興地介紹說:“族譜館內收有2500多冊朝鮮族的族譜和相關資料,其中,少數是手寫本,更多的是印刷本。”朝鮮族修家譜,通常以三四十年為一個周期,每次印刷成冊后,除了家族會留一部分,也會考慮贈送幾本給地方研究所、圖書館等科研機構。“目前,族譜館的朝鮮族家譜,多數是韓國贈送的,少數是延邊當地民間捐贈而來。”
?
  根據崔紅日的研究,朝鮮族的本源共有二百七八十種姓氏,族譜館收藏的約有七八十種。
?
  “整個朝鮮族有那么多姓氏嗎? 比漢族百家姓還多呢!”記者好奇地問。他答曰:“對,按朝鮮族的族譜劃分的確有。像我姓崔,祖上是哪里的崔氏呢? 每一個來源地,我們都會作為新的一種姓氏。比如,朝鮮族大姓金氏,有光山金氏、海豐金氏、延安金氏、江陵金氏等等,不一而足。”
?
  平日不對外開放的族譜館,有三十多平方米,四面書架上擺滿了各式印刷成套的家譜,書架底層也有少數發黃的韓紙 (類似宣紙) 線裝家譜。
?
  眼見如此之多的朝鮮族家譜,上海圖書館研究員王鶴鳴很激動。他說:“朝鮮族先民,最早從朝鮮半島遷入中國東北是在三百多年前。就家譜而言,要研究中國朝鮮族的家譜,很自然地要聯系到朝鮮半島的朝鮮族家譜。”
?
  在翻閱朝鮮族家譜的過程中,記者留意到,有的線裝家譜,由于是韓紙制作,非常輕、薄,而且里面的內容全是中文的繁體字。有的印刷本家譜,漢文中間夾雜著朝鮮文短語,還有的是漢文、朝鮮文對照出現。
?
  崔紅日解釋說,從西漢開始,朝鮮半島上的國家就是中國的藩屬國,他們最初并沒有自己的文字,所以也用中國的古文。后來,發明了朝鮮文以后,才慢慢替代了漢字。“這里的家譜年代不一,正好反映了朝鮮文字從無到有的過程。”
?
  令記者吃驚的是,不僅朝鮮族家譜《金海金氏世譜卷之一》 中記有“女善德主”(即善德女王———新羅國第一位女王) 這樣的突出女性,即便普通人家的世系表,也會出現“女×××”的字樣 (如《安岳李氏世譜卷之一》),有別于漢族男性上譜、女性多不上譜的傳統。
?
  王鶴鳴解釋說,一方面,朝鮮家族譜系,受中國儒家影響較深。在體例內容上,由譜序、傳記、先塋山圖、凡例、行列圖、世系、干事錄構成,與中國家譜十分類似。另一方面,朝鮮族譜保留了其固有的民族特色———即“內外譜”。所謂“內外譜”,就是族譜世系是雙系的,既有父系的世系,又有母系的世系。“內外譜”的這種形式,反映出婦女在社會上有一定地位,族譜有關婦女的記事較多,以至妻室的家人、所嫁女兒的婆家等世系甚至可以列表單獨成卷。這一現象與中國明清時代的家譜不同,反倒類似中國魏晉南北朝時期的家譜。
?
  15世紀以后的朝鮮社會,與魏晉南北朝時期類似,政壇上有門閥等特殊階級,他們把持朝政,婚姻講究門當戶對,婚姻已成為集合政治力量的一種工具,而婦女在其中擔當了重要角色,這時期編修的家譜必然要反映這種政治、社會關系,于是就出現了“內外譜”。
?
  “內外譜”,也可稱為“八寸譜”。修于16世紀七八十年代的 《本宗恩津世譜》,就是一部收錄八祖之系派的“內外八寸譜”,簡單來說,爺爺、奶奶、外公、外婆的爺爺、外公,共8人,統稱“八高祖”。
?
  王鶴鳴說,朝鮮“八高祖”大致相當于中國五服的親屬范圍,但它是雙系的,既有父系,又有母系,包括內外祖先。中國的五服也包括女姓,但女性是作為丈夫附屬出現的,而朝鮮族因是內外譜,女性與男性具有平等、并列地位,這是最大的區別。
?
  “長期以來,入遷的朝鮮族人在開發邊疆、保衛邊疆中,與東北各民族一起嘔心瀝血、艱苦奮斗,實際早已融入中華民族大家庭。”王鶴鳴說。

【發表評論】【打印】【收藏本頁】 【關閉】

相關信息

ff

    天津体彩排列三走势图 澳洲5分彩走势图 湖北福彩网30选5 四场进球分析预测 新浪彩票工具今日运势 麻将连连看原版 IG赛车人工计划 玩赛车有挣钱的吗 3d开机号近10期 飞艇PK计划 中国体育彩票36选七结果